【锤基】你在推特上火了你知道吗 上(现代AU/小甜饼)

纷纷FIN-奥丁森的秀发:

蛇精病小甜饼,OOC,现代AU


梗来自于微博上看到的真实外国姑娘全麻后胡言乱语求婚↓




攒了好久没写,这次终于决定发个糖缓一缓。




001.



    当洛基·劳菲森清醒过来时,全身麻醉所带来的断断续续的迷雾感还未完全散去。


    他仍有一点呕吐的欲望,不过他随即想起,麻醉师跟他说过,这只是正常的术后恶心。又过了一分多钟,洛基的记忆重新变得清晰可靠,他甚至能想起那个可以直接出道的肌肉型男穿着白大褂,在说这话时冲他露出了一个叫人安心的露齿笑容。


    “停止你的傻笑,洛基,你该不会真是手术做傻了吧?”阿莫拉冷不丁地开口了。


    洛基回过神来,这才注意到阿莫拉正坐在他的私人病房的一角。她的手边摆着一盘削好的苹果,但面上的神情却完全不像是在拜访生病的好友,反而像是在看一出世纪大热闹,洛基认得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这让他心中警铃大作。


   他冷起脸,故作冷淡的回敬她: “你怎么摆出那副苦命面孔,阿莫拉,难道手术做得不顺利,我就要死了——”



    病房门口传来两声叩响,洛基和阿莫拉的眼神同时转向,直直钉在卡在病房门口进退不得的男人身上。



    洛基上一次看见这个男人也不过几个小时前,那时这个金发猛男正一边拿着一支麻醉剂在他身上比划,一边竭力安抚洛基的紧张情绪——“放轻松,劳菲森先生,我保证只要一小会儿,你就当自己睡了一觉。”


    洛基选择沉默,他拒绝回答他的紧张只是因为这个人间尤物正紧紧扣着他的手臂,让他忍不住浮想联翩。


    “奥丁森是我们这里最出色的麻醉师,你可以完全信任他的技术,呃,我是说你可以放开他的手了,劳菲森先生。”他的主刀医生,史蒂芬·斯特兰奇医生板着脸说。



    记忆到这里就变得模糊了。


    洛基回到现实,他的目光还黏在奥丁森医生身上,同时——他敏锐地察觉到——奥丁森身上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在几个小时前,他还是一个大方、开朗,又热情洋溢的麻醉师,而现在的他目光躲闪,手里装模作样地握着一个查房单,为了掩盖他的尴尬,还刻意的咳嗽了两声。
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、你有没有什么麻醉的副作用?”谢天谢地,索尔·奥丁森终于停止了他的咳嗽。


    “我有点想吐。”洛基回答。


    “嗯,”名叫索尔的金发男人点点头,低头在病历上“唰唰”记了两笔,“不要担心,这是正常反应。”


    “术后查房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斯特兰奇医生的工作吗?”一直呆在一旁不声不响的阿莫拉突然开口说道。


    索尔·奥丁森的动作顿住了,他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,不过半分钟,洛基就看见了他的型男麻醉师脸色涨得通红。“哦,斯特兰奇马上也会过来,再问点……呃,我是说,他当然也要过来的。我只是先来问一下关于麻醉的问题……”他居然支支吾吾起来,话也不说完,直接倒退到门外,“就是这样,看来你恢复的很好,好好休息,再见。”


    没等洛基回他一句,索尔直接转过身去,快速走开了。



    洛基不可置信地瞪着索尔落荒而逃的背影,同时他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阿莫拉,发觉后者嘴角上翘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。于是洛基更加确信,在他昏迷的时间里,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一时间,无数种可能性闪过他那颗智慧的小脑袋,他的猜测在“手术失败,我要死了”和“阿莫拉趁我昏迷时对奥丁森霸王硬上弓了”之间徘徊。


    “他可真辣,”阿莫拉感叹道,“我终于能理解你了,宝贝儿,换做是我也会向他求婚的。”


    “什么?求婚?”洛基反应了一会儿,还是没捋清这句话中的逻辑。


    “噢,我亲爱的洛基,”阿莫拉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儿,她亮起手机屏幕,冲洛基绽开了一个无比灿烂也无比危险的笑容,“你在推特上火了,你知道吗?”


002.


 “跟我结婚。”


    可以看出这是一段手机拍摄的视频,而且拿着手机的人一定已经笑得半死,因为这镜头颠得就跟飞机失事一样,还录进了除了视频的两位主人公以外的奇怪笑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结婚。”


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还在口齿不清地讲着,他的头侧向一边,手紧紧攥着床边麻醉师的手腕。
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金发的麻醉师环视了一圈,发现身边净是些爱看热闹的同事,没有一个有良心的家伙打算救他于水火,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检查病人的清醒程度:“你感觉怎么样,这是几?”他竖起了三根手指。




    洛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,“三根,我知道了,你想要三个婚戒才肯跟我结婚对吗?”


    索尔艰难地把他的手指从洛基的桎梏中解救出来,同时还得小心自己不会伤到这个刚刚结束手术的病人。他继续问:“好的先生,你还记得你自己叫什么名字吗?”


    病人大声回答:“我,洛基,阿斯加德的王子,约顿海姆的合法国王,劳菲之子——”



    “够了,”洛基说,“把这个该死的东西关掉。”


    “你完全忘记了是不是,小可怜,”阿莫拉肉麻兮兮地说,“还没完呢,你知道吗,你的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,有半个小时的时间都在拉着奥丁森医生求婚,就差把戒指焊在他手指上了。”


    “是哪个该死的家伙把这段东西发到网上去的?”洛基愤怒地说,“这都足够我告他侵犯个人隐私了!”


    “不要害羞,洛基,人家奥丁森医生说了,这是全身麻醉后会出现的正常现象,”阿莫拉说。
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
    “好吧,”阿莫拉坐回一边去了,但她仍不打算放过洛基,“我,阿莫拉,魅惑女巫,阿斯加德王子的密友,这就奉王子之命坐到一边去——”


    “我说够了!”洛基朝她吼道。


——TBC——



评论
热度 ( 1192 )

© 白露未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