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你在推特上火了你知道吗 (中)AU/沙雕小甜饼

纷纷FIN-奥丁森的秀发:

 前情提要:麻醉后的基向麻醉师锤展开了热烈的求婚攻势,清醒后他只想挖掉自己的眼睛。


 梗来自于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135696140753016




再次警告:蛇精病、沙雕小甜饼、现代AU




  (上)点我




(中)

003.

    斯特兰奇医生站在洛基的病床前,他目不斜视、面无表情地念完了洛基的医嘱。洛基一边听,一边由衷地佩服他的职业操守,在经过那样的一场手术之后,斯特兰奇居然还能做到对他一视同仁,没有表现出任何多余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这份敬佩并不能阻止洛基违背他的医嘱,斯特兰奇建议他“留院观察一星期”,开什么玩笑?这破医院他一天也呆不下去。哪怕只是出房门上个厕所,洛基也要被迫忍受无数护士和病患的目光洗礼,她们的表情如出一辙——“噢哟,他就是推特上那个求婚的网红”。

    当洛基发觉自己在怀疑每个从他门前经过的护士时,他就知道自己无法用一颗平常心看待这个医院的一切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简·福斯特录的视频,”术后第一天,他躺在床上对阿莫拉闷闷不乐地说。

    阿莫拉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那天就在手术室里,而且她还和奥丁森一起工作,我早两天就发现了,这个家伙对奥丁森有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 ”阿莫拉点点头,但她接着说,“可是殿下,我实在很难想象,整个医院还有比你更中意奥丁森医生的人吗?”

    洛基瞪着她,他思索着手边那把削苹果的小刀够不够叫她闭嘴。


    自然,奥丁森医生偶尔也会经过他的门前,但他再也没有进来查房了,反而是在路过的时候,会加紧迈开他那双大长腿,一溜烟疾走过去。
    跑得比耗子还快,洛基看见白色的衣角在门口一闪而过,翻了个白眼。
    
    但总的来说,洛基对此并不意外。反正只要那一剂麻醉没把他打成神经功能障碍,那么奥丁森本就不该和他有什么旁的关系。

    可是生活偏偏要跟他开个玩笑,一段推特上转赞过百万的视频,将他和索尔·奥丁森这个名字,以最羞耻的方式牢牢捆绑在一起。洛基不认命,虽然生活待他刻薄,但他自己总有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刻薄。“我现在就要办出院手续,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点太快了,至少观察三天吧。”阿莫拉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自我感觉良好,马上就能投入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高天尊给你放了长假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希望回去的时候发现茶水工已经取代了我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清楚达茜能不能在这段时间里顺利取代你,”阿莫拉同情地看着他,“但我敢肯定,就算你现在回去,还是不能阻止全事务所知道你的求爱事件。第一个出卖你的就会是达茜,这我倒敢肯定,他们一定已经以此为主题开过会了。”

    洛基绝望地捂住了脸。


004.


    “这太荒唐了!”索尔高声说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诊室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,甚至还有几个护士露出了“我懂”的笑容。年轻英俊的麻醉师脸上发热,他咳嗽两声,恢复了常态。
    “可是斯特兰奇,”他有些窘迫地小声同医生说道,“你可不能让他就这么出院,这个手术不是小事,一星期的留院观察是必须的,再怎么说也不能两天就走,这太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过他医嘱,”史蒂芬·斯特兰奇冷着个脸说,“他执意这样是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主治医生,”索尔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他无视医嘱,罔顾我的忠告。”

    索尔有些泄气了,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,过了半晌,才低声说:“他不是因为那个视频……不是因为我才这样的,对吧?他看上去可不像是个会拿自己健康开玩笑的傻瓜。”

    斯特兰奇眼神复杂地看着他,突然有些不忍在这个同事身上再泼冷水。


    事实上,洛基当然是因为那个视频才要逃之夭夭的。
    
   并且在出院之前,他打发走阿莫拉去帮他办出院手续,终于鼓起勇气,打算独自把那个视频看完。
   这当然异常羞耻,两天前他就无数次打开过推特,发觉这过程简直堪比公开处刑,洛基听不到三句话就要掐掉视频。但同时,他意识到,现在已经有上千万人见证过他人生中极为独特的十分钟了,而他自己却未曾看过,这太不公平了,对不对?至少日后当别人胆敢拿这个笑话他时,他也得就此想出恰当的反击才行。

    洛基瞟了一眼视频时长,足足有十分钟。而在第五分钟的时候,奥丁森放弃了挣扎。


    作为一个麻醉师,索尔深刻的明白,你没法和一个还不清醒的病人讲道理,更没法借此改变他的任何想法。
    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参与手术的时候,那个刚做完阑尾切除的病人固执地认定,在场所有的医护都是阻拦他去上厕所的恶魔,不管索尔怎么解释,他挣扎、踢打、哭哭嚷嚷着要去上厕所的动静还是很大,为了不让伤口撕裂,索尔不得不把他牢牢按在床上整整20分钟,直到他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而这种孩童式的无理取闹,在洛基·劳菲森身上达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虽然洛基并没有愚蠢到对这个健硕的麻醉师使用暴力,但无论后者如何对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洛基都坚定地认为,他和今天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就是不久后就要步入婚姻殿堂的关系。见索尔一直顾左右而言他,洛基甚至有些委屈地嚷嚷道:“怎么,你不乐意吗!”

    听着同事们捂着嘴巴发出的偷笑声,索尔表情一阵扭曲,终于意识到顺着病号的意愿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,他深呼吸了一口气,“我没意见,真的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终于答应跟我结婚了?”

    索尔咬牙点点头,他有一种把自己卖了的悲壮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结婚,你得听我的安排。”洛基情绪稍微稳定,乖乖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行,听你的,”索尔虚弱地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要在拉斯维加斯结婚,”洛基大着舌头重复了不知道第几遍,“赌场边上的教堂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确实很适合这种情况,”索尔艰难地说,他的手还被这个病号攥在手里,他怀疑洛基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这上面了,索尔开始担心他的伤口会不会裂开了:“你其实可以放松,我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 洛基猛然凑近的脸吓了他一跳,绿眼睛直直地盯着他,仿佛是要确认他是否说了真话。索尔想起手术前那双眼睛还清明的模样,感慨那可真是天差地别。他伸手,小心翼翼地把洛基摁回床上,再次保证道:“我真的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洛基哼哼了两声,姑且相信了他,他躺在床上,开始谈起婚礼的细节(老天)。“我讨厌白色,”他说,“我要绿色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绿色的,”索尔跟着重复。
    他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点,因为他怀疑自己就快要没法直视这位躺在病床上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听吗,”洛基不耐烦地嚷,看见金发男子真诚的点头后,他才继续道,“绿色的领结,还有捧花……”洛基突然陷入了沉默,索尔发现他在认真地打量自己,一瞬间竟有种他已经恢复清醒的错觉。
    “啊不行,”洛基大着舌头的嘟囔击碎了索尔的幻想,“你穿绿色太难看了,不行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嗤笑声简直止也止不住。索尔恼怒地抬头瞪向摄像头,“闭嘴,斯特兰奇,我听见你在笑!”


    好哇,洛基同样两眼发直,恶狠狠地和屏幕中那双蓝眼睛对视着,但他的恶意却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——居然是该死的斯特兰奇录了视频!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恶心的二流医生,亏他还好意思布置什么狗屁医嘱,我阿斯加德王子洛基·劳菲森今天就要——呸,奥丁的胡子啊,我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洛基气得浑身发抖,连伤口都有隐隐作痛的感觉,这表明史蒂芬·斯特兰奇医生即将感受到来自约顿国王的怒火——瞧瞧他,他气得都在说什么胡话啊?

    房门被推开了,洛基还在凶神恶煞地盯着视频看,头也不抬:“阿莫拉,出院之前先把我扶到楼下斯特兰——”

    “劳菲森先生,”一团金灿灿的火焰冲到了他的床前,洛基抬起头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索尔·奥丁森严肃的面容,“作为一名医生,我不允许你就这样草率地出院,千万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,否则这场手术就白费了。”

    你也就白当了我25分钟的未婚夫了,洛基忍不住在内心给他补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是洛基一时之间竟张不开口,面对着那张专注、真诚、性感(重点)的面容,他的银舌头突然间丧失了工作机制。原本准备给斯特兰奇的一肚子恶意无从发泄,更可怕的是——直视着索尔·奥丁森那双盛满了天空与海洋的眼睛,就连他满腔的怒气也都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病房陷入了微妙的沉默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对视让气氛渐渐变得奇怪了,洛基想。索尔的脸又开始莫名其妙地变红,洛基自认一向是个礼貌的绅士,绝不能让两人在这个微妙的走向里将错就错下去。正当他组织好了语言,准备亲自解决这尴尬的场景,他眼睁睁看着奥丁森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向下瞟,落到了洛基的手机屏幕上。

    两抹一模一样的蔚蓝色在屏幕上相遇了。

    洛基首先反应过来。“这是——”他辩解道,不想被对方理解为一个喜欢回顾这个的变态当事人,但是太迟了,已经太迟了——

    索尔的脸倏地变得通红,他后退了一步,显然他的世界观又一次被这位病人碾了个粉碎。如果洛基不是当事人之一,他几乎都要可怜他了。
    索尔结结巴巴地说:“这个是——呃,我、你……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洛基再次开口,索尔·奥丁森三步并作两步,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洛基望着这个可怜人再一次落荒而逃的背影,拼死抑制住了把手机扔到墙上去的冲动。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
热度 ( 937 )

© 白露未晞 | Powered by LOFTER